多家视频网站付费内容被盗链,未来该何去何从

原标题:热度不减的“知识付费”,未来该何去何从?

11月20日,有网友发现,有人利用视频网站的漏洞,开发出了盗版链接,在这里输入爱奇艺、乐视、腾讯、优酷等的视频链接,包括一些VIP付费视频,都可免费观看。

2016年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这一年,大量的知识付费app及重量级子栏目上线。根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知识领域市场交易额约为610亿元,同比增加205%。2018年,知识付费热度依旧不减,据专家预测,今年知识付费用户规模将达2.92亿。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搜索引擎,找到了数家号称免费观看的盗版网站,这些盗版网站非常类似,都称能通过解析的方式盗播视频网站上的部分付费内容。

随着知识付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该行业内出现了不容忽视的乱象。产品价格不合理、内容质量不高、售后服务不完善、网络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等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知识付费势头虽猛,但发展之路仍任重道远。

在名为“未发行电影”、“看吧”等盗版网站上,记者随机选择了爱奇艺、乐视网、腾讯视频上的部分付费内容,将视频连接复制到了盗版网站中,发现该网站确实能够直接播放完整的电影,而且可以调整清晰度,与在正规视频网站上观看体验无异。

图片 1

其中,在不少盗版网站上观看盗版视频,用户无需付费甚至无需注册。值得一提的是,在部分盗版网站被关闭后,其还能通过云盘的方式分享资源。有盗版网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你想看什么直接找我就好了”,随即将记者加进了一个盗版资源共享的微信群组,这个群成员超过300人。

兴起

针对部分网站的盗播行为,爱奇艺方面回复记者,公司一直在技术层面增加对反盗版反盗链的打击,另一方面法务也会进行跟进,“现在也有一些小站在进行盗版,我们的技术部门和风控部门回去看它们怎么做得盗播,会把端口接口封掉。”乐视公关部门也回复记者,将对于盗版不惜余力进行打击。

打破传统束缚 知识付费迎来春天

同时,爱奇艺也呼吁网友和用户共同抵制侵权行为并坚决抵制盗版。近年来,国家对盗版打击的力度不断增加,2014年4月,公安部查处了快播公司,2015年10月,国家版权局要求网盘服务商主动屏蔽一处侵权作品,防止用户违法上传、存储分享他人作品。在海外,2016年9月,两名中国字幕组成员因制作并传播日本动画的中文字幕,涉嫌违法《著作权法》而在日本被捕。

所谓知识付费,是将知识变为产品或服务,以实现商业价值。事实上,这个概念由来已久,早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美国政府便在政策上积极推行知识经济思维。

正版版权资源一直是视频网站烧钱争夺的重点,2016年,爱奇艺宣布2017年将投入100亿元进行内容版权建设。针对巨额的版权费用,视频网站开始建立会员付费体系,试图培养消费者的付费习惯。根据艺恩网2015年中国视频行业付费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12月底国内视频网站付费用户规模达到2200万。这一群体还在扩大2016年以来,爱奇艺和腾讯相继宣布付费会员超过2000万人。

步入21世纪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人们有了更多碎片化的时间。信息技术所产生的鸿沟使得消费者需要通过知识付费来获取个性化信息、资源和经验等,以满足多元化需求。

但网络视频盗版侵权现象并未被禁绝。常见的视频盗版手段包括云盘分享下载,以正在更新的腾讯网独播剧集《西部世界》为例,腾讯网从制作方HBO处购买了版权,但记者发现,在一家叫做“美剧汇”的网站上有着《西部世界》的免费资源,并提供在线观看和通过云盘下载。

据网络上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有1.88亿人次购买了知识付费产品。2018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2.92亿,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为知识买单。

图片 2

“知识付费能够帮助我们节约时间成本,挺好的。”广东工业大学机电工程学院的小张说。正在为转专业考试做准备的他,一开始也试图在百度贴吧、哔哩哔哩等网站搜寻免费教程。“但有时候耗费了很多时间,找到的课程却是残缺不全的。”小张无奈地表示,“还不如直接在官网购买课程,完整且有针对性。”

无独有偶,河北燕京理工学院生命与健康学院的小卓也曾有过知识付费的经历。对摄影非常感兴趣的她,前段时间在网上花了100元购买摄影课程,目前正在学习入门知识。“很方便,内容新颖,给用户的选择也很多。”小卓说。

大量用户的追捧使得各个领域都开启了“疯狂”的付费模式,这也使网友们惊呼:“‘全民付费’时代真的要到来了吗?”然而,伴随着高歌猛进的知识付费模式,不少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

现状

付费模式尚未形成
用户数量占比低

2017年2月,papi酱停更了3周“papi酱的周一放送”,随后高调宣布进入知识付费领域。两个月后,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也宣布,入驻“得到”app,正式成为这一知识服务app的付费订阅专栏记者。但不到半个月时间,这两位重量级人物都分别在知识付费领域上停止了自己的工作。其背后折射出的是知识付费真正面临的现状。

当下,虽然知识付费用户数量暴涨,但事实上,其占整体用户数量的比例仍旧较小。在对624名受访者进行的内容付费调查中显示,有40%的人从未尝试过知识付费。

“在爱奇艺能一号多人同时登录的时候,我们都是几个人共用爱奇艺会员的。”面对一年198元的爱奇艺会员价格,来自文学与传媒学院的林同学果断向同学“借会员”观看视频。“购买会员很贵,偶尔看不值得”成为了她不为此付费的原因。

记者走访发现,除了视频外,音乐、软件等也出现了类似的“能下载免费或盗版资源就绝不购买”的状况。大部分这样做的受访者都将原因归咎为“贫穷”,而这种方式既能减少付费,又能享受产品的价值。

除了金钱,“免费获取”的用户习惯也成为知识付费的另一块绊脚石。搜狐焦点惠州公司负责人古优裕透露,国内《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早年也曾推行过付费墙,但很快就终止了,原因是国内市场还尚未完成从免费到付费模式的转变。“用户普遍还没有习惯为知识付费。”古优裕说。

质疑

内容质量不高 产品定价成难题

深圳大学的小许曾为了备战高考而打算在某在线辅导软件上购买专家课程。在浏览课程简介时,他被那些“高大上”的宣传海报吸引住了,便当即决定“下单”。但在使用过程中,小许发现课程内容与宣传大相径庭。“海报上一一列出多位名师,但实际内容却是笼统的鸡汤文。”他无奈地说道。

当内容开始需要付费时,用户便会质疑它的价格与价值是否对等。在调查中,有33.33%的受访者像小许一样,认为产品宣传与实际内容不相符。另有35.74%的学生觉得所购买的知识产品内容急功近利,质量不高且重点少。

在付费内容尚未普遍优质的情况下,部分平台却借着这波热潮,收取的价格水涨船高。这使得知识付费普及起来难上加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