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南繁,走向世界的中国

海南南繁:走向世界的中国“种业硅谷”

图片 1

中新社三亚4月14日电 题:海南南繁:走向世界的中国“种业硅谷”

海南三亚4月已是骄阳似火。63岁的国家粳稻工程技术研发中心主任华泽田,脚穿雨靴在一片稻田里挥汗劳作。他脚下约60亩的稻田,是海南南繁育种核心区之一,生长着上万份水稻试验材料。

中新社记者 王晓斌

“海南是南繁育种的黄金宝地。”88岁高龄的“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思维敏捷、身体健朗。“一般搞一个品种要八个世代,一年一代要八年。在三亚,三年就可以育出八个世代。”

海南三亚4月已是骄阳似火。63岁的国家粳稻工程技术研发中心主任华泽田,脚穿雨靴在一片稻田里挥汗劳作。他脚下约60亩的稻田,是海南南繁育种核心区之一,生长着上万份水稻试验材料。

近十年的统计显示,由中国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的品种,有1345个出自南繁,占总数的86%;由省级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的品种,育自南繁的占比超过九成。南繁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种业硅谷”。

“海南是南繁育种的黄金宝地。”88岁高龄的“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思维敏捷、身体健朗。“一般搞一个品种要八个世代,一年一代要八年。在三亚,三年就可以育出八个世代。”

眼下,除了稻种收成,华泽田的心头还装着另一件重要的事情——16日举行的2018中国水稻国际论坛。如今“种业硅谷”里的“南繁人”,一面躬身育种,一面捧着“金”种子,迈向世界。

近十年的统计显示,由中国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的品种,有1345个出自南繁,占总数的86%;由省级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的品种,育自南繁的占比超过九成。南繁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种业硅谷”。

“开始是单纯的育制种,现在借助南繁平台,进行资源信息技术等方面交流、成果转化与交易、大规模生产。”上世纪八十年代投身南繁的华泽田说,“近些年和国外合作,育种出了国门。”

眼下,除了稻种收成,华泽田的心头还装着另一件重要的事情——16日举行的2018中国水稻国际论坛。如今“种业硅谷”里的“南繁人”,一面躬身育种,一面捧着“金”种子,迈向世界。

“2016年的数据显示,杂交稻在国外的种植面积达到600万公顷。”袁隆平介绍,在美国种植的水稻中,超过六成是杂交稻。

“开始是单纯的育制种,现在借助南繁平台,进行资源信息技术等方面交流、成果转化与交易、大规模生产。”上世纪八十年代投身南繁的华泽田说,“近些年和国外合作,育种出了国门。”

“我们公司的海外研发中心总部设立在三亚,方便大家彼此交流合作。”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杂交水稻国际研发首席专家谢放鸣是第二代“南繁人”。师从袁隆平的他早年以“育种人”的身份“走出去”,以第一完成人育成并推广了美国和南美洲第一个商业化杂交水稻组合XL6,推动了杂交水稻在美洲的商业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