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马云去干什么,创造者张勇和他所改变的阿里巴巴

原标题:相比马云去干什么,投资人更关心阿里巴巴怎么走

9月10日消息,教师节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图片 1

图片 2

马云在公开信中高度评价张勇:在担任CEO的3年多中,张勇以卓越的商业才华、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超级计算机一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带领阿里取得了长远发展,连续13个季度实现阿里巴巴业绩健康持续增长,已经证明自己是中国最出色的CEO;更因为他的战略格局和组织文化传承上的担当,阿里巴巴的接力火炬交给他和他领导的团队,是马云与阿里巴巴合伙人群体现在最正确的决定。

讲台上的马云

“他和他的团队已经赢得了客户、员工和股东们的信任和支持。我对阿里巴巴的年轻一代充满信心!”马云说。

等了两个晚上后,另一只靴子终于落地了。

马云对张勇和他的团队“充满信心”,源于张勇自加入阿里巴巴以来所一直展现的创业者和创造者格局,与他给阿里巴巴所带来的关键性变革。

一早,马云发布了公开信,不同于传闻中的“退休”,他打算在一年后(2019.9.10)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并保持董事会成员身份直至2020年股东大会,现任CEO张勇将在一年后接任董事局主席。

天猫是张勇首次创业的成果。2009年3月,张勇接手了处于困境中的淘宝商城,以内部创业的姿态主导了天猫的崛起,在阿里巴巴原有的商业模式上创造了赋能全球品牌的新模式。张勇更是一个创造者。他创意与主导的天猫“双11”,一经推出即成为现象级商业盛事,这一凝聚和调动全球商业力量的标杆迄今难有后来者超越。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方可闲庭信步。”今年4月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时,马云曾以公开信形式予以评价。今天在他54岁生日时,他把这句话说给自己听。

图片 3图/天猫是张勇首次创业的成果,“双11”是他的创造。

其实对于这个事,在经过了外媒的最先“冒泡”,周末国内媒体的跟进,以及阿里公关部意味深长的“默认式”回应后,公众心里已经铺垫好了预期。等到教师节这天正式宣布,已不显得那么“突兀”,剩下更多是对这位有强烈教师情结的阿里创始人的祝愿。

张勇更在诸多方面改变了阿里巴巴。他重新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随后力主举全集团之力“All
in无线”,使手机淘宝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可以说,正是张勇奠定了阿里巴巴从PC端向移动互联变迁的最重要基础。

马云有花名,但内部很少有人这么叫,更多听到的是“马老师”三个字。在过往的采访接触中,他不止一次表达过对沙滩、对老师的奢望。对于一个54岁每年在天上飞行近千小时的人,沙滩的确是一个很奢侈的东西。近距离听他表达这些,我认为这是不掺杂商业意图的、最朴素真实的想法。

张勇主导投资了苏宁、银泰,打造新零售标杆盒马,入股高鑫零售,收购饿了么,和星巴克等一系列国际品牌达成全面战略合作,使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成为2017年以来的全球商业关键词和重要趋势。

华尔街见识过了微软、谷歌等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权利更迭,但国内市场还没经历过BAT级别的类似交接。在马云今后将主要精力放在教育、环保和公益的背后,公众和投资者心里会剩下一个更重要的疑问:“没有”马云亲自掌舵的阿里巴巴将驶向哪里?

图片 4图/在张勇的主导下,阿里巴巴打造了新零售标杆盒马

或者换一句更直白的话,“没有”马云的阿里巴巴还行不行?靠什么?

从移动互联到万物互联、从商业公司到科技公司、从平台到经济体,在进入智能时代的前夜,张勇正在主导阿里巴巴更多更深层面的变革。

1,合伙人制度。眼下美团就要在港上市,成为继小米后第二只同股不同权的内地科技股,港交所历经四年纠结与改革后终于迈出了这一步。当初港交所因合伙人制度拒绝阿里巴巴,后者不愿在公司治理结构上妥协改变,不得不转投纽交所,翻回头去看,马云当时的坚持对公司长远发展的稳定性至关重要。

按照阿里巴巴内部流传的说法,张勇是“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他所带领的阿里巴巴早已超越了电子商务公司,彻底蜕变为以大数据为驱动,以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文娱为场景的数字经济体,服务于数以亿计的消费者和数千万的中小企业,深刻影响和塑造着未来商业。

在全球TOP10科技公司中,只有阿里巴巴采用合伙人制度,其他更多是AB股,少数创始成员用投票权控制公司。合伙人制度的独特性在于,对公司重大事项的表决是建立在“一人一票”原则上,且新合伙人的加入需要通过合伙委员会成员75%以上允许,实际上是把公司交给一群人。

正因如此,马云在今日的公开信中把张勇评价为“合伙人制度”下人材梯队中的“杰出商业领袖”。马云以一个老师的骄傲写到:“作为教师出身的我,看到我们今天的团队、领导群体、以使命价值观驱动的独特文化,以及不断涌现出的一大批以张勇为代表的杰出商业领袖和专业人才,我深感自豪!”

很明显,合伙人制度的优势是集体决策,降低个人依赖;一旦运转不奏效,也可能陷入一种群龙无首、各自为政的极端。说白了这是一门“人的艺术”。

和很多上市公司反复在内外物色继任者不同,阿里巴巴通过开创性的“合伙人制度”,来确保使命、愿景和价值观得以传承和发展。教师出身的马云则在阿里巴巴内部通过基于“合伙人制度”的分享和传承,培养出一批理想的接班人和中坚力量。

阿里巴巴不是从1999年创立时就采用这一制度,而是始于十年前,当时的目的是解决“大企业病”,即如何保证持续的业务创新和人才补给。合伙人制度落到业务层面,像淘宝、天猫曾施行“班委制”,支付宝后来采纳这一治理结构,以及阿里大文娱的轮值总裁制,都沿袭了这一思维。可以说,阿里在集体决策制度上至少已试了十年。

如马云在公开信中说:“1999年创始之日起,我们就提出未来的阿里巴巴必须要有‘良将如潮’的人才团队和迭代发展的接班人体系。经过19年的努力,今天的阿里巴巴无论是人才的质量和数量都堪称世界一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张勇的脱颖而出,也是阿里巴巴独特组织文化传承与人材培育体系的必然成果。

图片 5

马云曾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 CFO 做
CEO。在2007年来到阿里巴巴之前,张勇也曾长期担任CFO。如今张勇不仅深刻融入了这家拥有强烈文化和价值观的公司,更强烈影响了阿里巴巴的风格和未来走向,让阿里变得丰富而多元。他曾说,“本质上我是个不太安分的人,阿里让我找到了‘真我’。”

阿里巴巴员工数及股权激励支出

阿里巴巴经济体依然在高歌猛进。作为阿里巴巴经济体的建设者和驱动者,张勇对阿里巴巴使命的定义是,“在数字经济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张勇曾提出,阿里巴巴中期目标是到2020年GMV达1万亿美元,远景目标是到2036年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1000万盈利小企业、创造1亿就业机会。

在今天夏天提交给SEC的20-F年报里,阿里提到了一项完善VIE架构的2019计划,核心意思是降低“关键人(及继任者)风险”,分散自然人的个人控制权,代之以合伙人制度控制。这反映出阿里今后的公司制度设计是“分权”、分散风险的。

相关文章